最后的武士,战略大师还是战略大嘴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3日

图片 1

图片 2

辅佐了12任国防部长和8任总统的安德鲁·马歇尔,就像我国古代历仕五朝、服侍11位皇帝的冯道一样,是“政坛”的长青树、不老松。但是,马歇尔却和冯道“朝为仇敌、暮为君臣、易面变辞、曾无愧怍”不同,有着“从不取悦他人”人生信条,更没什么“官场技巧”,却凭借其深仁厚德,四海宾服,成就传奇人生。放下马歇尔的思想传记――《最后的武士:安德鲁·马歇尔与美国现代国防战略的形成》,总感觉有些话如鲠在喉却无法述说,心潮难平。即使把战略学者们“趋之若鹜”的净评估概念框架放在一边,书中也还散落着这位世界级智者诸多的光辉思想,现结合读书摘记辑录一二并附上个人感悟,以向这位可怕的核弹级对手表示敬意。

马歇尔被一些美国媒体塑造成国防部里面的尤达大师

一、人才学校

图片 3

马歇尔自我评价“本人最大的成就在于,训练或影响了曾经在这个办公室工作的人们。”净评估办公室被誉为“圣安德鲁预备学校”,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创新思维的高端战略学者和智囊,其中就有另一位世界级大师塞缪尔·亨廷顿推荐的三位得意门生——艾略特·科恩,亚伦弗里·德伯格和史蒂夫·罗森,还有后来成为空军部长的詹姆斯·罗奇,他们都在净评估办公室工作一段时间后,做出了非凡的成就。

美国的军事和政治体制需要马歇尔这样的智囊存在

由于马歇尔通过净评估办公室这一平台,对年轻有为学者和军官的独特而成功的指导,使美国防部随处可感受到他这种“看不见的手”的影响。他还娴熟地利用自己的熟人圈和影响力,为美军培养推荐高层次人才,并巧妙利用政府机构、企业智库和“旋转门”机制,力图为国家打造战略管理团队。马歇尔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对一个组织来讲,人才永远是第一位的;对一位领导来讲,培养人才永远是第一位的;对于一支军队来讲,训练一支优于对手的人才团队以应对明天的战争永远是第一位的。

图片 4

中国目前正前所未有的接近世界舞台中央,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前所未有。形势要求我们:任何时候都要把人的问题放在首要的位置、战略性的高度,持续保持智力投入,真正把宝贵的领导职位资源,分配给那些拥有合适才能、创新思维和先进理念的人,使其担负责任,促其快速成长。只有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真正建设一支从领导核心向外辐射的坚强团队,不把“大浪淘沙”玩成事实上的“逆淘汰”,才能真正有在世界舞台上“闲庭信步”的底气。

马歇尔在这栋楼里面绝对是高薪人士

二、界定问题

美国国防部最神秘人物——净评估办公室主任、被誉为美国防部顶级“战略大师”的94岁的安德鲁·马歇尔将退休。由于此人从尼克松时代开始就长期担任净评估办公室主任,一直是美国防务政策的重要架构师,而且马歇尔影响了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现任美国国防部副防长沃克、负责情报的助理防长威克斯等大批高官,因此美国国防部的“后马歇尔”时代必然引发外界的揣测。那么安德鲁·马歇尔到底何许人也,他的影响力真的有这么“神”吗?

马歇尔经常讲:我们从事的是诊断,而不是治疗。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病人或许最终因为“治疗”遭受的伤害要更甚于疾病本身。的确,首先把问题找准,才有可能提出正确的对策。只有弄清“要干什么”,才能确定“用什么干”“怎么干”“需要多少资源”“怎样用好资源”。从这个角度说,马歇尔的净评估框架,就是个认知趋势、界定问题的框架。在冷战中,净评估办公室对苏联作出的正确“诊断”,协助总统和国防部长调整了对苏联军事实力的认知,就是促使美坚定执行“成本强加战略”,并最终导致苏联解体的关键因素。

五角大楼内沉默的宅男

联系到我们的工作,不少人常犯的一个低级错误是,不全面分析判断情况,不深入进行调查研究,仅凭过往甚至几十年前的经验,一拍脑门就提出所谓的对策措施。比如说,有个大型组织,员工士气低迷、离职率高企,人力资源部门没有找到员工真正关心的“成长空间、绩效评价和归属感”等问题,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是员工忠诚度和工资待遇出了问题。遇到这样缺乏正确思维方式、不想直面真正问题的管理层,大家就可以想象他们开出的“药方”,将会怎样加速员工的离职了。

安德鲁·马歇尔于1921年出生,曾经获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学位。1949年,28岁的安德鲁·马歇尔加入美国兰德公司,进行核战略分析研究。1973年,安德鲁·马歇尔加入美国国防部,从此正式进入美国五角大楼,成为一名文职官员。在这时,马歇尔碰到了他的第一位贵人——尼克松政府的国务卿基辛格。在基辛格的引荐下,安德鲁·马歇尔被尼克松总统任命为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主任。

马歇尔同时警示战略规划者,如果无法面向未来界定问题、找出关键需求,并在此基础上作出战略预断和艰难抉择,制定的战略就根本不能称其为战略。因为资源相对需求总是有限的,任何战略规划,想囊括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优先”选项是不现实的。就像普哈拉和哈默尔曾经指出的:“几乎没有哪个公司有可能在超过5到6个基本竞争力之上建立世界领导力。”

从这时开始,安德鲁·马歇尔就开始了在美国国防部办公室长达40年的“象牙塔”式的战略研究。就连他的办公室位置都几十年不变,就在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的边上挨着。

三、军事革命

也许是性格的原因,安德鲁·马歇尔相当的沉默和低调,这与许多美国国防部官员形成了鲜明对比。他是文职,没有一身笔挺的军装,但也没有研究人员的文雅之风。他很多年前就剃着一个光头,架着一副大眼镜,镜片后面是瞪得圆圆的大眼睛。他的同事说,在办公室里安德鲁·马歇尔经常一整天也不说一句话,有时候说一句,别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咕哝些什么,这让人感到很害怕。

马歇尔还有一大贡献,就是将苏联人提出的“军事技术革命”提升拓展为“军事革命”,认为军事革命至少包括技术变革、军事体系变革、作战行动创新和组织机构变革;军事变革最困难和重要的部分并非技术领域,而是如何为新的军事系统开发合适的作战概念,塑造相应的思想观念,以及配置新生的组织力量,以更好地应用革命成果。这与《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讲“人类靠的是虚构和想象的能力征服世界”的观点,有着相同的思维模式。

安德鲁·马歇尔一直和妻子租住在一套很小的公寓里,没有什么业余爱好,生活基本是住所与五角大楼之间的两点一线,唯一的享受就是喜欢品尝陈年的葡萄酒。安德鲁·马歇尔的另一个特点是不愿接受新闻界采访,几年前有人曾搜索他的名字和他所领导的部门,得到的结果寥寥无几,其中最长的是《棕榈滩邮报》记者里克斯撰写的一篇访谈。据说,安德鲁·马歇尔说话声音轻柔,采访他的记者必须把录音机放到他跟前,才能录下他所说的话。当然,这次退休又让这个光头宅男成为政治明星。

马歇尔还指出,只有愿意承担风险,让那些“抗体”“死去”或“破产崩溃”,并设法为实践新型战争方式的下级军官创造一条新的上升通道,和平时期的创新才有可能发生。并进一步解释,“与其说资金,不如说有才华的军人、时间和信息才是变革的关键来源。”这提醒我们,中国军队军官团素养的整体提升,才应该是改革最根本的抓手和目标。在马歇尔或多或少的影响下,美西方一般把“军事变革”的要素分为政治、军事、社会和技术四大互相影响的领域;认为“技术”与“战术”就像双绞线,互相驱动。就军队内部而言,则强调必须持续推动“概念、条令、体制和技术”四方面的“范式转换”,缺一不可

说起安德鲁·马歇尔,就不能回避他在美国国防部40年的工作:战略净评估。而绝大多数读者更想问个问题,净评估到底是啥玩意。

可惜的是,由于没有先进的作战概念,没有面向未来思考的创新人才群体,没有清晰的领导管理框架,不少国家的军队总是在努力地准备着昨天的战争,浪费着宝贵的国家资源。有位将军说,变革需要培养共同的价值观,用文化来驱动新的行为模式。对于当今正在重构重塑的中国军队来说,他们是否对未来的战争做好了观念、组织、技术和条令上的准备,是否愿意在思维模式、领导框架和管理模式上作出重大改变,以便尽快走出与其他新生事物一样必须经历的“死亡谷”?

净评估 是美国国防部采用的一种战略分析辅助手段,
最初是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安德鲁·马歇尔提出的一套综合分析框架,它通过对美国和对手在某军事领域的短期和长期竞争形势进行对比分析,为决策者制定战略决策提供全面、客观的参考依据。在一开始净评估主要用于对美苏军力平衡等领域进行研究。而近年来,
净评估被广泛运用于许多热点问题分析,如外空间军事化、反恐战争、东亚地区的军力平衡等领域。

四、非理性行为体

空军指挥学院苏恩泽教授曾撰文认为,净评估就是纯评估,是相对“毛评估”而言的,也就是除去假象和虚象、
挤掉“水分”之后的评估。还有学者根据有关文献,认为净评估的主要特性是:
比较分析、描述性分析、长期态势评估、不对称研究和军力平衡研究。由于净评估弥补了传统系统分析方法只注重量化指标的缺陷,能够将一些重要但难以量化的因素纳入分析范围,因此得到了冷战时期美国领导高层的重视。

在善于运用数理分析和博弈论的美国,马歇尔特立独行地提出,人类行为天生具有不理性成分,战略推演中认为对手会“理性地”行事――与事实严重不符。因为,大型组织的巨大规模和复杂性决定了,任何一个单一的中央领导层都不可能拥有充足的时间或者完整的情报,来使所有的重要决策最佳化。所以,在大型组织中,领导层应该对目标能够实现的期望保持一个谦虚的心态。马歇尔那句最有名的话:一个人能够阻止的愚蠢之举是有限的――道出了大型组织运行的真谛。从这个方面看,马歇尔的战略思想内核与中国的中庸之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知道即使有了定量分析的模型与框架,也要从人性的角度进行纠偏。

由此笔者认为,所谓的“净”,实际体现了马歇尔的一种战略分析方法论。过去国家军力的对比、远期战略规划,都使用数量对比的方式,谁的导弹坦克多,谁的飞机大炮多,这种量化的对比一不科学二来也不直观,美国政府首脑看起来更是一头雾水。而马歇尔的方法,则是通过比较军力平衡、构建未来战争场景等手段,直指美国军力的问题所在,然后再“做诊断、开处方”。相对于“毛评估”,马歇尔的“净评估”没有泛泛的战略评述,而是直接将美军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摆上台面。

如果不考虑系统分析和博弈论的局限性,不考虑决策在层层执行过程中的正向加强和负向衰减,往往就会出现“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现象,结果事与愿违。更何况很多组织的决策者和操刀手,只是运用线性思维改了几遍文稿、预想了人人可以想见的几种可能性,名义上征求了少数人的意见,实际上并没有进行体系架构设计和博弈推演,也没有充分沟通、授权,就把一些重大决策付诸实施了!

可能正是这样原因,净评估报告在美国向来被视为高度机密,据说只有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国防部长与总统三个人有资格看到,不对外公开。也许在将来相关报告解密后,人们会赫然发现:净评估报告中也许不但有俄罗斯、中国等显而易见的“对手”,日本、英国、欧盟、印度等也会名列其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